SS, 也死了

观今夜天象,知天下大事。

SS也死了。

这可该如何是好啊!

别打脸,我投降还不行么?

也许有时间还是自己开发一个协议吧……毕竟有硬性翻墙的需求……

 

还是顺便写封信给亲爱的GFW开发者们吧。

 

致GFW的开发者们:

你们好!

你们派公安找了SS的作者谈话,我作为一个局外人,默默地看着。

但是,毕竟外面的世界是存在的,我国不可能走朝鲜的路子。

外面的世界,只要出过国都会接触到——无论旅游亦或是留学,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留学生来说更甚。

如果真的把正常路子的翻墙软件一个个都给封了,那么最后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轮子开发的翻墙软件,反而让人们从源头上就接触了你们不希望人们接触的东西。

留学生一般不会相信法轮功等反华组织的鬼话,因为他们的话可以说是不攻自破,稍微有点儿头脑的人们都不会相信。但是自然有未接受过良好教育,或者迷信的游客们相信之。

很多东西都是宜疏不宜堵。以后全国人民翻墙只能选择轮子的软件你们也就开心了。他们有美国政府给的钱,才不会管你封锁不封锁。只要美国政府一直给钱,他们就会一直开发。

以前有SS的时代,人们更愿意选择SS。

以后有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以后有什么,我们知道的都是——只要开发者在墙内,那么你们就会找他们喝茶,封掉他们的作品。

最后人们都会上轮子网站获得国外的消息。

希望你们好好思考一下。

我知道我的声音微不足道,我只是一个有翻墙需要的学生,因为我在国外上学。

我对轮子很反感,甚至可以说对一切反华势力都非常反感,因为我在国内外都呆过,我自然知道我自己的政府用了多大力气让这个国家发展起来而且让国家机器成功运转。

我知道我的国家在基础建设上下了多大的功夫。因为外国所称的所谓“独裁”(这是我在美国高中时学政治课的时候,政治书对中国执政方式的称呼),我们在基础建设上的速度领先他们不知道多少。当他们两个(或者多个)党还在扯皮,因为一点儿鸡毛蒜皮争执地面红耳赤时,我们已经大张旗鼓地将工程开工了;当他们刚准备坐下来谈判时,我们早就把工程建好了。另比如说,2013年我曾经去过青川县,一排排整齐的小楼让我对这个地方的印象尤为深刻。我没有想到曾经在2008年成为断壁残垣的这里竟然现在是如此的美丽。寄宿家庭的一段话让我明白了其中的原因——抗震第一时间国家便派出武警官兵来这里恢复正常生活秩序,再然后的各省对口支援加速了这里的重建。现在的青川比地震前的更美丽更美好——彩虹桥穿城而过,一排排小楼拔地而起,幸福的人民安居乐业。国家的软硬实力让我从内至外相信了国家。

因此,我从来不会听信轮子的话。在华盛顿我曾经用五星红旗在国会大厦附近糊过轮子的脸;在洛杉矶机场我跟他们谈笑风生,一条一条指出他们漏洞百科的所谓“未来”。

但是,在国内这么一个环境下,无论出来什么样的神棍都会有人相信——大师王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是97年人,但是我还是知道当初气功热的浪潮的。王林应该跟李洪志都是一个时代出来的。

作为接受过相对来说良好教育的人,我对他们的话嗤之以鼻。但还是那句话,在我国,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神棍都会有人信。

如果人们可以使用SS相对容易地翻墙,那么人们自然不会选择敌对势力的软件。

但是,所有相对好一些的路子都已经被你们封锁了,那么人们只能选择从敌对势力那里获取软件。

我自然不会相信他们的鬼话,尽管他们的软件在每次翻墙成功后都会打开他们的主页。

可是,有人会相信。而且自然会有人因此踏上相信法轮功的不归路。

我希望墙的开发者们,以及更上层的决策者们能够三思。

毕竟,中国不能跟朝鲜比。中国是要和世界接轨的。

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他们接触到了墙外的世界后,自然会对墙内的世界产生怀疑。

为何我们不从墙内开始提升自己的文化水平,让那些神棍无论在哪儿都不会有拥护者,而后无处藏身呢?

为何我们不从墙内提高一下工程质量,让那些豆腐渣工程不再豆腐渣,而能够成为跨越百年的工程呢?

……

现在国家正在大力让更多人接受良好的教育,也正在大力反腐倡廉,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些问题都会成为历史,人民能够过上不用担心在立交桥上开车桥突然坍塌,或者是住在家里家被强扒的日子。

但是,我们需要下功夫做到,而这不是一天两天的。

一打开新闻,喷专家喷政府的人大有人在,即使事实的确如专家所分析、政府所阐明。

人们对政府失去信任,所以人们更相信境外媒体,哪怕造谣的是他们。

如何重新获得全国人民的信任才是目前政府需要干的最主要的事情。

这很难。国家很大,自然会有盲区。但是不着急,慢慢改。

在此之后,墙不用人们拆,而自然会坍塌。

当然,我相信网络需要监管,因为我认为无政府主义会导致人类文明的毁灭、不受监管的网络会成为滋生犯罪和恐怖主义的温床;但是我更相信有一天,我们的国家不需要墙,不需要这道阻挡中国接轨世界的墙。人们可以自由地浏览国际网络,不受任何影响。尽管他们看到了中国不好的一面,但是我相信他们会相信国家,因为视频可以是伪造的,而国家下的功夫却是实实在在的。

我相信国家能做到让每个公民都能够自由自在地上网,因为在那时,没有人会相信某些反华组织的鬼话。

望你们,或者是更上层一些的人,三思。

 

zhxq

一名在美国上大学的中国学生,因为学校和工作原因需要时常翻墙;

一名不相信无政府主义,相信网络需要监管,却又崇尚自由的一名开发者。

13 thoughts on “SS, 也死了”

    1. 谁知道呢……反正SS的协议没有任何特征必须好评,就怕以后GFW损到封没有特征的包。
      GFW估计一时半会儿还是不会倒的,毕竟国内还是那么多未受到良好教育的人们,稍一煽动就能成为暴民……
      为了国家的稳定,我还是可以理解GFW的。

  1. 被b站Q群弹幕介绍弹过来的,首先膜拜一下。
    拜毕。…………咳咳

    对于这篇文章我只想说…干得好,能转发吗
    表示之前SS用的好好的,今天突然就不能用了,遂上b站冷静冷静,然后就看到了这个,过来看一圈…………….(不要在意,这个人又语无伦次了)
    我想说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再次翻出去啊啊啊啊…

    不过博主说的还是很对的,这么堵反而有翻墙需要的人会找更多的方法,越堵方法越多,知识分子里反对政府的也就越多,剩下的…咳咳…
    我猜还有一种可能是国家看到我国人民太多,就想用墙的方法筛选那些知识人民,但是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么多…(纯瞎猜…)
    还是希望阅兵完了可以放宽一下吧。

    还有就是蓝灯我表示完全用不了,网页显示已经翻出去了,实际上还是没用。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设置的不对…(前几天下的最新版,设置只有3个选项)

  2. 早些时候从作者嘴里知道被喝茶后我就知道SS药丸,这是迟早的事。
    目前SSR貌似还能用。。
    对了,我可以转载您的文章到我的网站吗?我会注明原作者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