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电视剧《武林外传》的包袱和梗

浅谈电视剧《武林外传》的包袱和梗



0. 前言

相信《武林外传》是新世纪到来前好几代人的共同回忆,也相信读者当中的很多人曾经二刷甚至三刷过很多次武林外传。作为喜剧,观众图个乐子是最重要的——但是武林外传也带给了我们很多深刻的道理,但同时又不会那么沉重,这也就要归功于片中无处不在的包袱和梗了。

包袱和梗是喜剧当中能让人发笑的重要部分。包袱意味着笑点,而梗能让观众感到亲切。同时再加上武林外传使用的各种戏剧手法,使得武林外传成为了被人引用一次又一次的经典。

谨以此文来致敬武林外传和其中用到的包袱、梗和戏剧手法。正如题目所标明的,本文仅是浅读,其中还有很多因篇幅所限或个人能力问题未能提及。同时,本人仅为语言艺术业余爱好者,才疏学浅,若有错误敬请不吝指教。

1. 取材于经典相声、评书

相声和评书算是在现代电影电视剧出现前最常见的“能表达一段故事”的语言节目了。相声分单口、对口和群口相声,其中单口相声一般以单人讲一段故事为主,其和评书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讲的故事可能是一个历史事件当中的一小段且要带有笑点(尤其是前面积累大量情节和设定,到最后面抖包袱),而后者更在于叙述整个历史事件且并不需要太多喜剧效果。两者各说各的,互不戗行。对口相声则是两个人对话,包袱要时时出现于剧情当中且要保证一定的密度和频次;群口相声则类似对口相声但是超过两个人。

1.1 来源于相声

相声算是中国传统曲艺里目前发展的至少还可以的形式,在早三四十年前相声算是比较重要的曲艺形式,大家通过收音机就能收听到一段喜剧,但在可视化媒体的打压下确实失去了很多观众。近十多年来,相声受众在德云社的商业化过程中扩展了许多(这不代表笔者全盘肯定或否定德云社的相声,个人认为分演员分时段以至于分相声段子来看),但是因此看传统段子的人并不多(德云社不少是自己的新段子)。

武林外传当中有一些来自于传统相声的素材。首先,在掌柜的给祝无双讲白展堂并不喜欢无双的时候就直接和白展堂来了一段真的对口相声,连麦克风都摆到了两人面前如同真实相声一般,而白展堂作为逗哏,佟掌柜作为捧哏,其站的位置也是完全正确的(逗哏在捧哏的左边,即观众看来逗哏在右面)。两人使用相声几乎100%使用的北京话来了一段(注意这两个人本身都并非北京话使用者)。这段之前祝无双回忆白展堂小的时候救她时候的情境是以京剧的形式呈现的,其中有这么一段:

反派孩子A:来者何人?

白展堂: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苹果派,白玉汤!

反派孩子A:什么派什么汤?

反派孩子B:苹果派,来自麦当劳;白玉汤,出自刘先生的单口相声。

第33集 祝无双回忆白展堂小时候营救她

这里的“刘先生”指的是刘宝瑞,其以单口相声见长。笔者这随随便便都能想起来几出:《连升三级》、《山东斗法》、《日遭三险》、《黄半仙》、以及这里谈到的《珍珠翡翠白玉汤》,讲的是朱元璋少时贫苦无食物以充饥即将饿死,幸得一乞丐相助,用烂菜叶子馊米饭和豆腐做了一锅汤美名其曰“珍珠翡翠白玉汤”救了朱元璋一命——由于过于饥饿,朱元璋认为其相当美味。朱元璋得天下后不忘此事,到处搜寻该乞丐下落,后来找到了之后命其按旧法重做“珍珠翡翠白玉汤”,后赐予满朝文武百官喝这“美味”的汤的故事。

第36集当中,祝无双晚上在房顶练功,这时秀才上房顶,祝无双和吕秀才发生了以下的对话:

祝:谁?

吕:我!

祝:吗?

吕:觉,睡觉的觉

祝无双、吕轻侯,《武林外传》第36集的房顶对话——未采用两人通用的吴语和普通话,而用了其它口音。

这段来自于侯宝林郭启儒两位老艺术家的相声《戏剧与方言》,讲到不同方言的特色以及用不同方言表演不同地方戏种的重要性。上面这段对话出自于其叙述了一段兄弟两人住四合院不同屋子,弟弟晚上起夜去小便的故事,其中“啰嗦版本”的北京话需要一大段:

兄:哟呵?!那屋咣当一气子门响黑更半夜的这是谁出来了一声不言语(yuan2 yan)怪吓人的?

弟:哦是我您内哥哥您还没歇着呢我出来撒泡尿没有外人甭害怕歇着您的吧您。

兄:黑更半夜的穿点儿衣裳要不然冻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明儿个一感冒就得发烧咯。

弟:不要紧的哥哥我这儿披着衣裳呢撒完尿赶紧就回去您歇着您的吧有什么话咱明儿个见吧您内。

侯宝林 郭启儒《戏剧与方言》,一段小贯口,标点符号反应表演时断句方式。

后面侯宝林表演用精炼的北京话16个字就能解决问题:

兄:这是谁啊?

弟:是我您呐。

兄:你干嘛去?

弟:我撒泡尿。

侯宝林 郭启儒《戏剧与方言》,简洁版本的北京话。

之后胶东话,四句话每句3个字:介是谁?介是我。上哪去?上便所;再压缩到上海话8个字,最后缩减到河南话的四个字:谁?我。吗?尿。相信无双和秀才的这段(以及他们说的时候听起来很奇怪的口音——估计是模仿河南话没模仿好)是向这里致敬。

第72集的开头燕小六讲到希望店里的咸菜能对他免费,逐渐蹬鼻子上脸到“最好还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煮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这是相声名段《报菜名》最后的贯口开头,也是等着最后抖的包袱,其十分考验嘴上功夫。报菜名有不同版本,篇幅过长在此不再赘述,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百度百科上即有马三立和其子少马爷马志明用的版本),也算是相声基本功之一了。燕小六的天津人属性就此暴露无遗。

1.2 来源于评书

说到评书就要讲到笔者作为鞍山人的骄傲了——单田芳老先生。其独特的嗓音是单田芳老先生的标志,而在鞍山(乃至附近沈阳等地)乘坐出租车时有很大概率能够听到单老先生那独特的嗓音,十分有辨识度。虽然从未完整听过单老先生的书,但是听到那个声音就知道“这一定是单老先生说的书”。自然,在看武林外传的时候,听到那个声音立刻就察觉到了。

武林外传当中不止一次曾经向单老先生的声音致敬,其中包括第4集白展堂跟大嘴盲了的老妈通过“现场讲(xia)解(bian)”讲大嘴是“如何考上武状元的”

好!好一个威风凛凛的状元郎!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手持方天画戟,胯下是嘶风赤兔马。探花郎迎面走来,一个回合反身便走。李状元伸手照背心那么一提,把探花郎提到马上,往空中一抛,双手接住双脚,双臂一用力,只听得“噗嗤”,就劈成了两半儿啊,比撕鸡腿难不到哪儿去。

跟榜眼那场,才叫精彩呢。李状元手持两把宣花板斧……上回那是马战,这次改陆战了。只见我们状元郎,双手持两把宣花板斧,冲进了人群呐。那是左劈右砍,胳膊来挡剁胳膊、腿来绊剁大腿,直杀的是昏天黑地,血流成河。

白展堂,《武林外传》第四集,为了让大嘴的母亲相信大嘴已经有了一番事业而编纂出李大嘴成为武状元的过程——前者混了《三国演义》的吕布以及《隋唐演义》的李元霸(在本集开头中白展堂已经给莫小贝讲过了这段),后者混了《水浒传》的李逵(也在开头给小贝讲过)

第66集的时候郭芙蓉也来了两段儿,分别是“添油加醋记”和“胡说八道记”,为其堂妹讲述了大嘴是如何练习“降龙十八掌”和吕秀才是怎么弄死盗神的,其中一段是这样的:

姬无命是个什么人?盗神!手上是血债累累恶贯满盈啊!这么个人忽然逼上来,你慌不慌?说实话,我也慌,腿肚子都吓软啦!再瞧人家吕大侠,跟个没事人似的,算完账,把算盘一抖,大笔一挥,满地都是甩出来的墨点儿。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么?每一滴墨点那就是一步,十滴那就是十步。人家踩着墨点儿招招紧逼是一步不落,踩到最后一步,正好把个姬无命逼到死角。正在此时,姬无命一个侧手翻接着三个后空翻接着空中转体一千八百度又接着三千六百度腾空以后,他以两百五十个托马斯全旋完成了全套动作——难度系数10,平均得分9.999. 在潮水中的欢呼和掌声中,吕大侠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直接就是一笔,从喉咙贯穿,血噗一下就喷了出来。每一滴血迹,正好覆盖在刚才的墨点之上,一滴不漏啊,连形状都一模一样。

郭芙蓉,《武林外传》第66集,其堂妹描述郭芙蓉在家里是怎么“胡说八道”吕轻侯如何解决掉盗神的

以及第71集中燕小六讲到白展堂进了“青楼”(酒家)后的行为:

燕小六:玩儿的兴起,还当众翻了几个空心跟头,结果叫好声响成一片

燕小六,《武林外传》第71集,讲述白展堂进了“青楼”后的行为

三处都完全利用了单田芳的声线。

单老先生于2018年作古,在此表示哀悼和敬意,中国说书界最亮的一颗星就此陨落。留给鞍山人的是位于鞍山市大屯镇的题字,和出租车扬声器中那永远不会停止的评书。

2. 戏剧手法

武林外传作为一部剧,其自然要使用各种戏剧手法来使得剧情有意义和有趣。下面讲讲两个武林外传常用的手法吧。

2.1 打破第四面墙

2.1.1 普通的第四面墙

打破第四面墙算是常用的给人们带来笑点的手段,类似于现在所说的“打破次元壁”。“第四面墙”这个词来自于传统的剧院,其三面是墙而一面是观众,冲着观众的方向虽然没有墙但是其分隔了戏中的虚构世界和观众所处在的现实世界,互不干扰;而打破第四面墙则会因此带来喜剧效果,让观众感到演员“出戏了”而发笑。

武林外传里打破第四面墙不止一次,而且方法还不止一种。最简单的如秀才吐槽郭芙蓉“过于暴力”,讲到“我们这个戏的主题就是反对暴力”;又或是35集画剑法的大爷客串演出结束之后“我该杀青了,谁负责结账啊?”,都打破了第四面墙,让观众感觉演员突然出戏,后又立刻回到戏中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另有两次是戏中戏,一次是秀才使得盗圣发小姬无命自杀后引来其兄弟姬无病过来报仇,燕小六和刑育森两人多次“讲戏”要白展堂出演盗圣(笔者评论:“我演我自己”),并多次使用术语来评论其演技——如“你这个人物不够立体”以及“你这话别跟我说,跟观众说去”。上面这个属于隐隐约约跨过了第四面墙但是又没有明跨;另一次是客栈装成阴曹地府审判包大仁买官,等到包大仁画押后告知其这只是个戏,但同时跨过了第四面墙直接呼叫剧务使用灭火器等扑灭布景的火,并且将镜头转向客栈中从来不给观众看的一面(剧务、摄影等部门),这个相当于直接从戏中戏跳回到戏中再跳出第四面墙。(作为计算机专业的笔者为什么突然想到了嵌套虚拟化呢?)

2.1.2 时间线错乱

时间线错乱也是本剧梗的来源之一。剧中多次引用了现实生活中的广告语、品牌名、乃至演员曾经演过的其它剧等。

广告词和品牌名包括广州好迪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康师傅的“味道好极了”、累了困了“我就喝红牛”、鸟牌皂角粉(雕牌洗衣粉)、蚁力神的“一般人我不告诉他”、麦当劳(和其广告音乐)、必胜客等;演员演过的其它剧包括佟湘玉的演员闫妮出演过的《健康快车》、李大嘴吐槽的“我成炊事班大周了”(来自《炊事班的故事》)等,还有李大嘴对谢捕头(由句号扮演)吐槽“打住吧,我看你像个句号”。

剧中还大量出现了当时流行的歌词、句子,乃至跨越世界和时间线的著作或者用词(不考虑剧中通用的现代标准汉语)等:“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谁敢让你的眼泪陪我过夜”(齐秦《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无情无义的苍天啊 你为什么要捉弄有情有义的我”(孙渔的歌曲)、“曾经有份真挚的感情放在我的面前”、“不要拿捕快不当干部”(不要拿豆包不当干粮)、“不同意他的观点 但捍卫他说话的权利”、匹诺曹、皮卡丘、戏仿魔镜的“美人美人告诉我 他们到底要什么”、“披着羊皮的狼”、多次出现的“To be or not to be”或戏仿(以及秀才各种拽英语能力)等。

用词的话,其中出现了中国在近现代出现的一些不同文化因不同原因碰撞而导致的词语,如“来是come去是go,点头yes摇头no”是典型的上海洋泾浜英语(正好是吕秀才和祝无双两个说吴语的人说的)、而“你的明白?大大的明白”是对日军侵略东北和中原产生的所谓“协和语”。两者都是外来者用于和当地居民交流所碰撞产生的一门皮钦语(两种不能互通的语言碰撞时为了交流所产生的语言)。前者是上海开埠后大量中国人为了试图和外国人交流而产生的、后者是由于日军的侵略而不可避免导致与被侵略区居民交流产生的,都是十分带有时代特征的用法,又让观众明显地感受到本剧的时间线发生了错乱。

剧中同时还曾经向外国作品致过敬:抛开上面的《魔镜》和“To be or not to be”这种直接引用句子或台词的方式,第56集直接致敬了美剧《24》当中的摄影手法。这段戏是客栈所有人被封住了气脉四分钟,超过了这个时间就会死,而这段时间需要祝无双和展堂(押送包大仁的那个)把东厂曹公公在没有任何疑念的情况下送走。这段剧情中背景一直是时钟走动的声音和滴滴声来烘托出紧张和悬疑的气氛,右下角还有个计时器在计时。刚看这段的时候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梗,后来在刷The Simpsons时发现第18季21集《24 Minutes》也用了计时器(只不过是LCD那种棍棒式数字显示)和完全相同的背景音(字幕写着“Methodic beeping a la 24”),剧中甚至请来了《24》的原演员进行客串,才知道原来这段武林外传是模仿的《24》。

最后相信读者们已经按捺不住想提的两集——一集是小贝在梦中穿越到现代社会,给人无尽遐想还有笑料的可能还是佟湘玉翻到了小贝在现实世界中拿到的一百元人民币吧;另还有某人从未来穿越回到明朝为了让莫小贝杀死自己的那一集——通过这种写法整整写出了两集,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2.2 契科夫的枪

这名字看起来高大上,实际上说白了就是“剧中出现过的东西一定起到埋下伏笔的作用”。这个方法都经常出现于各类文艺作品中(不仅仅是喜剧)。

比如有一集莫小贝采蘑菇,采到了毒蘑菇导致钱掌柜因此中毒而导致钱夫人因此讹佟掌柜,也导致了后面一系列剧情和笑点。另一集当中,无双养了一只猫,后来在无双走了之后这只猫又成了一集的引子,客栈的各位试图将这只猫解决掉,这其中又产生了很多剧情和笑点。

上面讲到的白展堂为李大嘴的母亲“断指轩辕”现场胡编李大嘴如何成为了“武状元”,也应用了这段手法——开头的时候白展堂给莫小贝讲了两段书,后来被白展堂作为模板用于现场胡编。

这样的手法可以说在各种戏剧作品中都十分常见,与其说是笑点的产生者不如说是剧情的推动力,也就在此不再赘述了。

3. 音乐

配乐是音乐乃至视频当中的重要一环,其使得剧情和对话不会听起来很“干”,也能同时起到烘托气氛的作用。武林外传的背景配乐其实不多,也就那么几首——有一个是比较慢速的do mi mi la so, si re re la so循环,在叠摞剧情和设定时很常用;另一首是带切分音的dong qiang qiang qiang dong,采用中国传统曲艺很常见的打击乐器,在对手戏的时候很常见;另有两首是根据传统民歌《茉莉花》改编而来——一首很慢很舒缓(煽情很常用),另一首采用的是茉莉花的主题改编而成(表喜剧气氛)。有一首表示气氛十分危险(如山贼等来临),还有一首也是用来表喜剧气氛。偶尔可能有一首或者两首在不多见的场合时使用过一两次(如36集结尾秀才对郭芙蓉有个弦乐轮指非常紧张气氛的《茉莉花》,以及同一集结尾“本回完”有首摇滚风格的《茉莉花》)。虽然武林外传这么多集一直在翻来覆去用这几首曲子,但是也足够烘托气氛了。实际上,不少电影的不同曲目也经常采用类似的手法,在一个音乐主题上大做文章搞许多变奏,插到片中的不同部分,有的时候也会起到伏笔的作用。

本片专用的音乐说完了,说一些别的音乐吧。里面令笔者印象最深刻的,来自外部的背景音乐是小约翰施特劳斯的《春之声圆舞曲》(Frühlingsstimmen, Op. 410),用于叙述祝无双那从未有过的感情之春。

春天来了,万物苏醒,鸟语花香,天地一片生机盎然。可怜的无双啊,你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佟湘玉,《武林外传》第56集。在祝无双得知展堂是太监时,佟湘玉的独白
背景音乐为《春之声圆舞曲》

冬天已然来到了,春天还会远么?可是无双的春天在哪儿呢?

(祝无双一次次失败感情的选段clips)

吕轻侯,《武林外传》第75集。大嘴和无双做直觉选择题后,吕轻侯的独白
背景音乐为《春之声圆舞曲》

曲子是带有花腔女高音的歌唱版本,不是很多见(这曲子大部分时候演出时按照纯音乐演奏)。如果想听带歌词的版本,建议考虑一下1987年卡拉扬指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歌词可参考英文版维基百科

4. 方言/地区特色

方言也是剧中非常有特色的一部分。武林外传是江湖的缩影,而江湖自然会汇聚来自各地的人,这使得方言成为了剧中重要的一部分,乃至部分演员的口头禅(catchphrase)也是方言(如邢捕头的“亲娘嘞”)。

以下是各个角色最常用口音的不完全小表格,也不一定完全准确,敬请各位赐教。

角色方言
佟湘玉陕西话
白展堂东北话
吕轻侯吴语(与祝无双)
郭芙蓉普通话(福建人)
祝无双吴语(与吕轻侯)
李秀莲东北话
莫小贝普通话
邢育森山东话
燕小六天津话
小米河南话
钱夫人/掌柜唐山话
断指轩辕北京话
角色/方言表

祝无双对展堂(押送包大仁的那位)说吴语“我欢喜侬”的时候,展堂作为粤语使用者没有听懂,之后在表示出自己是太监身份后才问祝无双她对他说了什么——达成了笑点和泪点。

笔者其实好奇为何钱夫人/掌柜使用的是唐山话。这让笔者想起来了中国小品界泰斗之一的赵丽蓉。她活跃的时候春晚小品可以分三种地域形态——陈佩斯朱时茂的北京风味、赵丽蓉巩汉林的唐山风味、还有赵本山+任意搭档的东北味(郭达蔡明这对搭档的小品不太体现地域风格)。只可惜,陈佩斯朱时茂获得了正义却遭到了封杀、赵丽蓉去世,只留下赵本山一个人撑起了春晚小品的半边天,也使得后面很多年大家吐槽春晚小品“东北味太浓”,缺乏多样性。

话说回来,赵丽蓉巩汉林的著名小品之一是《打工奇遇》,讲的是赵丽蓉应聘巩汉林开的黑心酒楼中跑堂的“慈禧”。其中有一段是赵丽蓉的长项——唐山评剧,其中的内容相信不少读者耳熟能详。

巩:别耍嘴啊~~

赵:我要是耍嘴我就是棒槌~~

巩:宫廷玉液酒!

赵:一百八一杯!

……

赵丽蓉、巩汉林 小品:《打工奇遇》中评剧段落

这段的内容是唐山评剧当中叫做《贱骨头》的一段,讲的是一个不被老婆虐待就受不了的老公的故事(难道那个年代就存在S&M了?)。钱掌柜正是这样的人,每次出镜基本上都是被强势的钱夫人打的一身伤。这个问题可能是笔者个人过度解读了,但是也不失为一种合理的猜测。

断指轩辕(大嘴的妈妈,将白展堂赌到基本可以说是底裤都不剩)是张少华扮演的,其独特的声线也被众人熟知——那一口南城京片子,听着那叫一个正!2014年电视剧《勇敢的心》其饰演女主角的时候,其一口京片子给笔者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而在2018-19年重刷《武林外传》时,笔者作为一个脸盲(而且对姓名也不敏感),当时能做到闻其声知是其人——说话永远铿锵有力,给人一身正气的老太太,赞!

燕小六的天津人属性在不少地方体现得淋漓尽致,其中有一段快板是真的强。后来查了一下,其来自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看来真的是专业打板儿的。讲到燕小六打板儿,就得讲到他因此挨自己师傅也就是邢育森骂“你都当捕快了怎么还打板儿”。我们又得讲到相声一下——相声当中不少打板儿的段落,但是谈到打板儿一般也都会有一些负面看法在里面。相声的四门功课为“说学逗唱”,打板儿“唱”和“学”的成分在里面。马志明黄族民两人合说的《数来宝》相声中,马志明刚一打完板儿就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黄:好!要过饭!

马:什么叫要过饭的?你这怎么说话呢?

黄:这我懂,啊!打这七块板儿,这叫数来宝,要饭的!

马志明、黄族民 相声:《数来宝

实际上很多相声里只要打起来板儿就会被说到要饭,这样的例子还包括了2000年春晚冯巩郭冬临的相声《旧曲新歌》,冯巩打完了板儿(而且还打出了花样)就被郭冬临说“好!旧社会要过饭!”。这也侧面解释了燕小六曾经是一个卖艺的(实际邢育森也曾经和燕小六讲到后者的家长将后者托付给他)。现在快板儿作为一种曲艺形式,还有多少人能够想到它曾经和乞讨有联系呢?

下面一段带有猜测和刻板印象成分。刻板印象的存在不代表本人认同或支持这些刻板印象,只是了解这些刻板印象的存在并以其的存在为宁财神等人在编剧时可能如此设定的原因,请勿对号入座。

祝无双曾与吕轻侯在剧中以吴语对话。吴语同时被人们称作“吴侬软语”,江南女性也是经常被称赞温柔贤惠的对象——同时上海男人被刻板印象认为是怕老婆,可能也解释了祝无双和吕轻侯两个人的性格(但吕轻侯的扮演者喻恩泰是南昌人,在上海上过大学)。郭芙蓉在剧中很多时候是以泼辣和好吃懒做的性格示人,也多次将秀才打到遍体鳞伤。想到她是福建人(尤其是剧中郭芙蓉堂妹更是操着一口闽南味普通话),笔者想起来福州的某朋友讲到过“好男不娶福州女”因为其母亲作为福州人就是这样的性格(甚至连福州晚报都曾经提到过这句话)。这个刻板印象可能是编剧时将郭芙蓉设定为如此泼辣的原因——后来搜索到姚晨实际是泉州人,那么这个可能性就较微弱了。

5. 地名

武林外传中大量应用了来自北京的地名作为本地地名,如六里桥、左家庄、白石桥、新东安、小汤山、平谷、八里庄、魏公村、八大处等,小到市场和街道/镇,大则到区县。虽然发生于明朝而有些地名当时还不存在(比如白石桥),但是如果是北京观众的话相信会有一种“为什么我家附近的地名出现在了剧中”的感觉,进而会心一笑。很多时候地名和出现了什么并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可能只是随意罗列出一个/一些地名表示发生的事情背景设定),但是偶尔也会有一定的联系。

一个有联系的例子是祝无双以京剧的形式来具象化她和白展堂相遇的过程:她手上拿着糖人儿就要被两个小孩儿抢走,她不依,表示这是她爹从新东安给她带回来的。新东安市场相信老北京人都知道,卖各种杂七杂八吃的喝的的,也自然能够有卖糖人儿的——这要是去魏公村的话,八成找到的可就是九年义务教育使用的教材了。

​另外,本片于平谷飞龙影视基地拍摄而成。

6. 总结

武林外传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这个组合能够重新聚首在一起出一份第二季。武林外传应该也是中国情景喜剧当中影响力最广泛的之一(另外还有《家有儿女》),在中国情景喜剧界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同时又有很强烈的教育意义。这自然要归功于宁财神这位编剧的玩梗能力、杰出的写作手法和对剧情的操控技能——古今中外,无所不包。在传达一定信息的情况下又能使得剧情轻松明快,令人捧腹大笑的同时又能催人泪下。

无论只是图个乐子看,还是真正想要深刻去理解这部剧,武林外传都可以个达到带着不同目的观看的观众的目标。但正如笔者在开头所提到的,本人才疏学浅,对各个方面仅能做到略知一二,断不敢与宁编剧这样的天才编剧相比,只能管中窥豹,分析的内容也仅有九牛一毛。又因篇幅所限(随意写了一点点就已经如此长了),无法将所有看到的梗和包袱等都纳入本文当中,也欢迎各位微信读者点击“阅读原文”在笔者的博客上评论留言中不吝赐教,互通有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